《中国电视,网络剧产业报告2020》发布 你想知道

作者:佚名 日期:2020-05-03

2020年北京电视节目春季交易会——中国电视剧发展北京论坛搬到了云端,这次特别形式的活动注定会载入史册。

在其中的产业报告环节,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清华大学尹鸿教授正式对外发布了《中国电视/网络剧产业报告(2020)》。从生产制作,到观众收视、网友评价,对2019年国产电视剧进行了一次全面“体检”,并对2020年剧市发展做了预测。

尹鸿教授指出,这些年整个文化宣传大局对电视、互联网行业都有巨大的引导作用。尤其近些年迎来一些重大的历史节点,比如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2021年将迎来建党100周年等。根据这些历史节点相继推出了一系列重点电视剧,整个电视和互联网行业对此都有充分认知。

2019年,在重点治理方面,主要针对“四剧一酬一假”:首先是古装剧,特别是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展播期间,对一些娱乐性较强的古装剧、偶像剧都做了调控。在未来,为保障一些重点的宣传时段,对一些剧目播出状态的调整可能会成为常态。其次,对宫斗剧的限制这几年应该说越来越严格,特别是对一些比较经典的老剧在翻拍时有了更多限制。同样,抗战剧在过去被认为是特别稳妥的革命战争历史题材作品,也加强了审核,从而避免雷剧的出现。包括注水剧,2020年年初,总局对电视剧的长度也开始做出一些指导规定,一般情况下不能超过四十集,提倡30集以内的电视剧等等。

这两年一直贯穿的行业乱象治理主题是对天价片酬的限制,从现在来看,这个问题基本上得到了控制。另外还有对收视造假的整治,收视造假确实对整个电视行业有非常大的影响。总局刚发的一个新文件,就是对收视造假要严加控制,要求点击数据、流量数据要真实可信。

电视和网络剧的立项,从总局公布数据看,2019年全国电视剧拍摄制作备案公示为34431集,当代题材占比七成,古代题材占比不到一成。与2018年相比,古代题材电视剧立项占比减少了一半,当代题材略有提升,但总体是下降的。

其中值得重视的是,2019年总局发出《关于网络视频节目信息备案系统升级的通知》,在系统备案的重点网络剧超过了千部,网络剧成为新发展方向。

发行许可方面,可以看到,从2012年开始,生产完成并获得发行许可的电视剧总量就已超过1万集,后来一直在15000集左右的区间徘徊。但2019年又重新回落至1万集区间。2020年,很可能会进入低于1万集的时代。 2019年全国各类电视剧制作机构共计生产完成并获准发行的国产电视剧共254部,10646集。其中当代题材的作品占比非常高,共152部,5954集,接近总数的60%。在当代题材中,都市题材占比63%,这也充分反映了都市类电视剧与观众以及市场的结合度更高。而其它的题材,如涉案题材受到播出限制,去年只有11部。农村题材只有13部。近几年下降较为明显的军旅题材,2019年一共只有4部。

近代题材当中,革命题材在近代题材中相对占比较多,但是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相对减少。这类题材作品在创作上面临许多题材突破的困难,对政策精准度的把握要求也会越来越高。2019年,重大革命历史题材作品一共只有4部,占总数的1.57%。整体上来讲,电视剧发行总量下降,历史题材剧目降幅更加明显。

主旋律剧方面,由于每一年都有重大历史节点,呈现出一些新变化和新突破,总结有如下三点:

第一、以普通人物的命运变迁去书写大时代的故事。2019年收视评价都非常好的《老酒馆》以及为了纪念澳门回归而拍摄的《澳门人家》,都是以小人物的经历来讲述大时代故事,包括2018年的《大江大河》都采取了这种创作道路。

第二、重大事件、重要人物为题材的作品追求视角的创新。这些作品寻找到一些独特领域去展示重大历史时代,比如得到了很高评价的《外交风云》。

第三、是对经典名著的重写。像《特赦1959》,它的题材在过去电视剧电影中有拍过,但现在用了新的制作手段和阐释方法重新演绎,使得这个作品在2019年得到了大家的广泛认可。

由于覆盖率接近96%,电视是目前覆盖全国观众最好的媒介。在现在各个电视台的收视排名当中,市场份额排名前10位的频道,央视占据了七个席位,另外就是湖南、浙江和金鹰卡通,可以看出央视的节目覆盖率仍然比较好。

从收视份额上来讲,中央级频道和省级上星频道的市场份额大致相同,各占27.3%和27.4%。卫视当中,基本上传统的前五家表现稳定,湖南卫视排名第一,然后是浙江卫视、东方卫视、江苏卫视、和北京卫视。这几个台的排名位置每年都略有改变,但基本上五家卫视已经形成了第一梯队,且与第二梯队拉开了距离。

从电视台的电视剧的播出来看,五大卫视上新剧的集数跟过去相比变化不大。但整体来看,相比2018年上新的国产电视剧和网络剧一共有452部,2019年只有377部。剧集总量下滑了16.6%,减少了75部。在上新的377部剧当中,电视剧的数量只占35.8%,而64.2%的是网剧,可见不仅上新剧的数量在减少,而且网剧远远超过了电视剧。网络已经成为剧集最主要的传播渠道。

在收视率方面,2019年诸如《奔腾年代》《小欢喜》等作品的整体收视率都不错,但是在省级卫视中都没有收视率过2%的作品,且前30位排名的作品收视率差异普遍很小,当然这其中包含很多原因,包括对收视率造假的整顿影响等。

古装剧在上星卫视的播出数量大幅缩减,受到内容编排的整体调控,只有8部古装剧在卫视播出,但是古装剧在互联网上的传播效果却非常好。自2018~2019年,古装剧引起了很大的社会反响如《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长安十二时辰》等等,可见古装剧仍然在市场上有较好的观众接受度。

视频平台的剧集上新降幅也比较明显,值得关注的是现在有很多剧集就是纯网剧,即便是拿到电视剧许可证,也只在网上播出,不在电视播出。2019年,腾讯上新剧集119部、爱奇艺162部、优酷98部、芒果TV54部,整体来讲虽然数量有所减少,但互联网仍然比电视上新剧目要多。

大部分视频平台以独播剧为主,占比超过半成。其中爱奇艺的独播剧更是领先于其他平台,可见互联网仍然在用独播剧争取更多的付费用户。

从集数数量来讲,21~40集的剧集数量为主要构成。网络剧的平均篇幅更短,且在制作上比电视剧更加追求精制的制作质量。

视频平台一般选择工作日上新,在上新的网络剧中,30~40分钟的网络剧占比最高。值得关注的是,上新剧中,女性观众占比为58.5%,而且平均年纪只有26.8岁。可以看出网络剧的核心受众跟电视剧相比确实是有一定差异,这个差异也为两种平台对电视或网络剧的创作要求带来一些不同的影响。

2019年还有很多台网联动剧。其中台网同步剧有90部,先台后网的4部,先网后台的为8部。从这个数据可以看出,过去都是以先台后网为主,但2019年先网后台比先台后网剧多出一倍。这也说明互联网在具体播出当中,优势地位越来越明显。也会发现另外一个现象,如果作品在互联网上播的很热,但如果没在电视上播出,往往社会的话题度就比较低。而传统的电视渠道和视频渠道联动的影视作品,更容易引起社会关注。所以,相信未来网台联动的趋势还会继续加强。

从互联网视频来看,2019年有很受关注的网剧作品,但实际上平均的单部播放量跟过去相比也有缩减。排名前50的剧集,平均单部播放量为15.79亿次,与2018年的33.29亿次相比,缩减了17.5亿次。并且,播放量超过50亿的网剧数量只有2部,跟2018年相比,《延禧攻略》、《如懿传》都是100亿人次以上的播放量。不难发现,在网络剧的快速发展下,观众开始选择更多差异性作品。

2019年,视频平台上网剧播放量排在前列的作品有《陈情令》、《倚天屠龙记》、《庆余年》等等。在播放量排名前50的作品当中,腾讯视频的播放剧目占了将近一半,爱奇艺、优酷也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特别要说的是芒果TV的网络剧播放量仅次于腾讯视频,可以看出,原来是“爱优腾”,现在芒果TV、PPTV等也开始向第一梯队挑战。

内容付费已成为各视频平台电视及网络剧营收的重要来源,内容付费同比增加了21%。应该说,互联网平台正在培养观众花钱看优质内容的消费习惯。这也是为什么各个平台独播剧比较多的原因,只有这样才能争取到自己的付费会员。

这是好趋势,尤其对内容制作方来说,优质作品会带来更好的回报,一些付费会员模式也使得制作方可以去做一些更精准、小众的作品。视频平台已经开始探索一些新的内容付费模式,比如超前点播,如何让观众接受新的付费形态、如何让会员制和新的付费形态得以共生平衡,如何去探索新的盈利点,这些问题都值得思考。

另外,传统平台广告价值还在继续下滑,电视剧品牌植入需求加大。包括现在长剧集正在借助短视频实现传播破圈,而短视频从长剧集中取材进行二次创作,相互提高流量,二者相辅相成。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加强了对优秀电视节目的推广,比如2020年2月总局推出了21部2019年度的优秀中国电视剧,其风格、题材、类型等都比较多样,重大革命历史剧、年代剧、行业剧、军事公安剧、生活剧、古装剧都在列。第十五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入选作品以及第25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获奖作品的评选都体现了导向要求,入选作品制作精良,获得了社会广泛认可。

口碑方面,电视剧和网络剧都出现不少高评分剧目。虽然豆瓣的电视剧评分只起到参照作用,但2019年能够得到7分以上的电视剧数量较多。如《特赦1959》等等其评分都在7分以上,包括网络剧也有很多作品接近8分的评价,总体上观众对剧集的满意度似乎有所提高,高收视与高评价趋于正相关。

疫情之下,影视行业确实遇到了困难。各影视企业做了很多自救工作。比如因为疫情必须暂停影视剧的拍摄,虽然有6000多人滞留横店,横店却做好防护,保障全部滞留人员均未感染新冠肺炎。实际上,疫情之下,影视企业不倒闭、不关门,储蓄力量准备精品就是对抗疫的贡献,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与此同时,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以及多个省市,像北京、上海、江苏、浙江等等都出台了很多政策,稳定企业经营,帮助影视企业渡过难关。尤其是北京,北京影视企业比较多,出台了一系列的帮扶政策:从行政审批的简化,到减轻企业负担,并且加大财税政策方面的支持等等,形成了配套的扶持帮助体系。

现在整体上来讲,影视企业复工复产正在稳定进行。各个影视基地也在为复工复产做积极准备,出台了很多优惠措施:比如青岛东方影都免除园区停工剧组的租金;横店影视城免除摄影棚费,酒店住宿费减半,并为当地影视工作人员发放补贴;象山影视城出台相关的费用减免措施等等。可以说,守望相助、共渡难关,是整个行业的共识。

虽然产业遭遇困难,但电视和网络剧的收视可喜,国产电视剧总体收视率同比增幅显著。2019年电视剧收视率没有破2%的剧集,但2020年以来,《安家》《我在北京等你》《决胜法庭》《完美关系》《下一站幸福》《新世界》等电视剧在单一电视频道的收视率均突破2%,这说明观众对电视剧集的需求依然很大,优秀作品会得到越来越多观众的认可。

疫情期间,网络剧的供应数量虽然没有提升,但网络剧的有效播放量攀升明显,与2019年同期相比,增长率高达58%。2020年1月至3月,全网连续剧累计有效播放达1457亿,比2019年同期增长9%。疫情的出现,使观众对电视和网络剧的需求更加强烈。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